第93章 唯一的条件

 人参与 | 时间:2023-03-26 23:58:20
    一座坟头一枝花,第章本来早就该来看你们了。条件

    苏夏烧着黄纸,第章%E3%83%93%E3%83%83%E3%83%88%E3%82%B3%E3%82%A4%E3%83%B3%E5%87%BA%E9%87%9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0~%20qc377.com%20%F0%9F%9F%A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3%93%E3%83%83%E3%83%88%E3%82%B3%E3%82%A4%E3%83%B3%E5%87%BA%E9%87%9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虽然只是条件相识一场。曾经和何文、第章蒋薇商定好来看你们,条件却始终没能实现。第章

    如今她一个人来,条件也算是第章代替大家聊表心意。

    尤其是条件机长先生。

    苏夏蹲下身,第章将何文保留了数日的条件戒指放在了机长先生的墓碑前。“她说,第章您救她的条件时候,戒指脱落了,第章却没来得及还给你。虽然何文没有来,希望您能原谅,她该是有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吧。”

    当时情况紧急,她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的保证大家的安全。只是没想到那隐患竟然是自己带进去的,而以她们的能力,只能求自保。

    苏夏无愧于心,面对生死,她不是圣人。只是对于像机长先生这样的好人,是心存感激的。

    “诶,苏夏,是你么。”

    “贾凡。”当初被方红控制的四个人中的其中之一,但看来并无生命危险。“你也逃出来了?”

    “苏夏,没想到你也是%E3%83%93%E3%83%83%E3%83%88%E3%82%B3%E3%82%A4%E3%83%B3%E5%87%BA%E9%87%9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0~%20qc377.com%20%F0%9F%9F%A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3%93%E3%83%83%E3%83%88%E3%82%B3%E3%82%A4%E3%83%B3%E5%87%BA%E9%87%9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

    苏夏倒退一步,没敢接触贾凡。

    贾凡欣喜的原地转圈告诉她:“我活着,是真的。虽然当时我以为我已经死了,但是我们四个活下来了。”

    “那真是太好了。”苏夏倒退了两步,“时候不早了,我还有约,先走了。”

    “等一下苏夏,你不想知道我伯父临终的时候对你们说的遗言么。”

    苏夏被贾凡拽住,转身挣脱,她停了一会儿,“你伯父?”贾凡点头,指着机长先生的墓碑。“他原来是你的伯父。”倒是没想到两人是亲戚。

    “你要说什么,说吧。”

    贾凡说:“伯父说,当时陷入混乱,但是他看到了一个重影。我觉得,这句话是要我们小心。”

    苏夏心头一震,“重影?”这个意思是指什么?苏夏看着贾凡,“不对,机长先生是什么时候对你说的?”

    如果没记错,她和贾凡四个人是在一起的。他们根本没时间说。那个时候,机长大人该是已经出了事才对。

    苏夏迅速退开,并亮出了自己的武器。“你到底是谁!”贾凡痴痴一笑,抱着临近的墓碑,“他们都在那座岛屿上等着你。”

    一阵迷雾荡漾,眼前的世界被掩盖。等迷雾散去,苏夏躺在车里,何文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蒋薇在开车。

    “你还好么?夏夏。”何文转过头问,拽着她扬起的手臂将她拉起。苏夏坐起身揉捏着太阳穴,“咱们这是去哪?”

    “你在墓地晕倒了,现在是四点十分,咱们要在六点前赶到宾语大酒店。和哈弟约好,是这个点的。”

    “今天……咱们是一起去的啊。”苏夏揉搓了脸颊,都过糊涂了。刚才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怎么会梦见自己是一个人去的墓地,还看到了贾凡。奇怪,贾凡?苏夏握孜文的手,“当初只有咱们几个死里逃生么?贾凡他们呢。”

    何文反握住苏夏的手解释道:“也许是地府出面,这件事从灵异事件演变成了自然灾害,有些人的死亡日期更是有所更改。不过,我想他们会转世重生,会有个好归宿的。”

    “是么。”苏夏从觉得刚才那个梦并不只是一场噩梦,好像是贾凡对她的提示。难道那座岛屿上还存在什么,难道地府没有清理干净?

    “放松一点,一会儿要见哈弟的姐姐了,哈弟要咱们机警一些。”

    楚采。

    唔~想到这,苏夏才想到自己还没想好说什么。她还没有酝酿好词,坦白的说,不知道她又是否会相信。

    当初她们和哈弟商量着是等见了面再坦白,恐怕等见了面,楚采怕是会以为她们三个人联手自己的弟弟诓骗她吧。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还真没几个人会信。

    宾语是五星级大酒店,当她们将车停放好出来,看着身着琳琅满目的珠宝,透着无比尊贵气息的富家子弟出入的时候,三人竟一时胆怯到不敢进去。

    时间并不充裕,三人没有准备好穿戴。

    就眼下的情况来看,就凭她们的身段,备不住一进去还当是乞丐了呢。

    不过该进去还是得进去的,三人就当是串门子,结果被迎宾人员盘问,穿着寒酸的她们站在门口,还真是说不出的压抑。

    这时候哈弟出来迎三人,一瞅见三人被拦住,立马前来解围。“喂喂喂,她们可是我请来的贵宾,真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他对迎宾人员训斥了两句,相同的,她们发现哈弟也没穿的多正式。然而迎宾人员对他却是无比的恭敬顺从。

    哈弟迎着她们对迎宾人员说,“这三位可是我们家的贵客,要认清人!”迎宾谨记教诲般恭顺,纷纷开口叫少爷。

    难怪,竟然是楚家的产业。

    哈弟边走边对苏夏说:“待会儿进去,可要看着点我的手势。还有你们也是,我的手,手!”他指着自己的右手,做了三次示范,还唯恐她们会记不住。

    哈弟看上去比她们还要紧张,倒是苏夏,还不觉得紧张,可被哈弟带动,倒也心存提防。

    约定的地方在五楼,五六楼为一楼层,也是按照富豪等级排行的。而这一层,只有一座大厅,四面均是华丽的摆设,只有中间是会客室。

    透过华美的琉璃,从外面便可以看到里面不只楚采一个人在。她身边还站着两位,而进了屋,屋内还坐着一男一女。

    一看来人,那两人也站了起来。

    让人诧异的不是楚采带了别人,而是所谓的冤家路窄,竟然是许久不见的黄叶婷和黄烨新。

    “怎么是你们。”苏夏很诧异,看向哈弟,哈弟笑呵呵的打趣说,“这两人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我也不认识,不知道怎么就出现来。怎么,你们认识。”

    黄叶婷抱臂,一见面便没有了好脸色,说话阴阳怪气:“何止是认识,我们可是熟识的很呢。”

    “哟,姐,这二位脾气挺冲。”哈弟听了,也给两人甩了脸色。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夏夏快来坐,坐啊。”

    苏夏没有听从哈弟的安排,约定在此地的主人到底是楚采,自然是要给主人的面子。总不能上来就惹人不待见。

    只是乍一看,没想到哈弟的姐姐楚采竟然是个亭亭玉立,如出水芙蓉的闺秀。真是好清丽的一个女孩,简直不像哈弟说的那么可怕。而且她给人的感觉十分恬静,和她们在心里塑造的人物大相径庭,简直判若两人。

    她就是楚家黑道上的家主么,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她们打量楚采的时候,楚采扬起了头对她们笑了下。好标志的一个人,苏夏不得不承认,即便是身为女人,都要醉了。

    “来者是客,请坐。”

    苏夏完全是顺从的听从了楚采的安排,这才坐下。等缓过神来,苏夏都难以置信自己会这么听话。

    难道这就是这位楚采特有的魅力呢?她从来没觉得世界存在这样的一个人,让人自然而然的对她喜欢,觉得她就该为捧着,被呵护,高高在上,不容亵渎。

    想到这里,苏夏都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这个楚采,简直拥有可以操控人心的力量。

    怎么回事?苏夏低下头,竟不敢看她。

    “原来你就是苏夏,早就想跟你见上一面,终于有了这个机会。”

    苏夏点了点头,自己竟一时语塞。为了缓解尴尬,她无意瞅见了黄氏两兄妹,这两人对楚采竟然也是恭敬有加。那样的眼神,以她为重,却比她安稳多了。

    大概是呆的久了,适应了吧。

    苏夏又看到了楚采身后站着的两个人,不正是当初来风家的那两个女人。围绕在哈弟身边的桑迪和简,可现在却没一个愿意站在哈弟的身后。这再一次证实了楚采的魅力所在,真的无可比拟。

    如果要说可以相提并论的人,那大概是韩俊阳了。同为高高在上,只是楚采却不让人生厌,是打心底的那种佩服。

    苏夏都怀疑是自己魔障了。

    苏夏不知怎么,觉得喘息的不匀,很难受。突然就在这时何文握住了她的手,不知道怎么她放松了下来。

    “我们来是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也只能和你说。”苏夏开门见山,不过多矫情。现在心情缓和一些了,她怕自己啰啰嗦嗦,还不定说出来的是什么呢。

    很明显,苏夏希望黄叶婷和黄烨新出去,并且带上桑迪和简。

    楚采挑了下眉,淡然一笑,也没看到她发出什么讯息,桑迪和简便离开了。而随着她们的离开,黄叶婷和黄烨新也跟着出去了。

    “现在可以说说看,你们的目的了吧。”

    “姐,这件事我也知情,我代替她们说吧。就是……”

    “你要代替她们说?”楚采一个反问,哈弟就住了口。她不是王,却有着王的气场。这让苏夏百思不得其解,楚采到底有多大的来头,能一句话镇住一个人。而且这句话听起来普普通通。

    苏夏再一次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算了,还是我替你们说吧。”突然楚采说道,顿时苏夏松了一口气,可下一刻却有些懵了,“你知道我们的目的?”

    “你们来找我无非是想要破解家族百年来的厄运诅咒,而这件事在我这个傻弟弟告诉我的时候,有人已经只会了我。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你太让我失望了。”楚采看着她,纯净的眸子好像能透视一切。照的苏夏无处遁所。紧接着她说,“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请求。”说的没有丝毫的迟疑。

    “你答应了,原来你相信。”

    所谓的前世今生,简直像是天方夜谭。苏夏觉得不可思议,她们没说两句话,楚采便答应了。

    可楚采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点了头,却说:“不错,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但是我是有条件的。没有利益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听起来并不算过分,毕竟这一世的楚采并没有恢复记忆,而且跳脱了厄运诅咒的命运,会谈条件也是理所应当。

    “是什么条件?”苏夏问了出口,紧接着哈弟就痛砸桌子,对自己的姐姐说,“姐,不要太过火。”

    面对自己的姐姐,要求都还没有说,哈弟竟然为她否决。这让人不得不好奇楚采到底会提出的是一种怎么样的条件。

    楚采只是开口笑,看着自己的弟弟说:“呵呵呵~我的弟弟太浮躁了,所以需要一个女人管制。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苏夏要嫁给我弟弟楚威。”说这话,楚采将头轻轻转向她。在她的脸上,没有看到一丝玩味。

    /*6:5 创建于 2016-02-02*/

    var cpro_id = "u2514417"; 顶: 93踩: 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