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所谓嘴炮也是战斗中的一部分

 人参与 | 时间:2023-03-27 00:25:19
    对许多人来说,第百斗中的部这一夜或许只不过是零章冬木市的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冬夜。@ 但对有一些人来说,所谓%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5%B9%B4%E9%BD%A2%E5%88%B6%E9%99%90%20~%20qc377.com%20%F0%9F%9F%A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5%B9%B4%E9%BD%A2%E5%88%B6%E9%99%90这一夜,嘴炮或许将会成为决定她们一生的也战命运之夜。此刻,第百斗中的部在柳洞寺门前的零章阶梯上,同是所谓用剑的两人正在“深情”的对视着——这倒不是她们之间真的认识,或者真的嘴炮存在着什么姬情。这其实只不过是也战两个用剑的人……正在单纯的打量着她们即将面对的对手罢了。

    “saber……不,第百斗中的部阿尔托莉雅小姐,零章这样称呼你,所谓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已经知道我的嘴炮名字了吗。虽然还是也战不清楚你的具体身份,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敌人没错。”

    毫不退缩的直视着saber那凛冽的眼神,樱小姐的脸上仍旧还是维持着那副有些腻的笑容,就好像此刻她面对的并不是什么来自于传说中的骑士王,而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女孩而已。

    “啊啊,没错,是敌人啊。话说在这种杀戮游戏里,所有不肯认输的参加者到了最后反正都会成为敌人的吧?倒不如说,我现在要面对的敌人是你真的是太好了……别人的资料我掌握的都不算全,唯独你——saber的%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5%B9%B4%E9%BD%A2%E5%88%B6%E9%99%90%20~%20qc377.com%20%F0%9F%9F%A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5%B9%B4%E9%BD%A2%E5%88%B6%E9%99%90资料那可都是你曾经的御主卫宫切嗣亲手留给我的。从战斗力到性格分析,真的是全面到不能再全面了……他可是比你想象的还要了解你啊。”

    说到这,稍稍的停顿了一下,樱小姐的脸上不知为何又突然扬起了一丝完全不符合她形象的小恶魔一样的笑容,略带些怜悯的望向了下面的骑士王。

    “我还知道,由于你这次的master在召唤你时实在是有点太过于……呃,不中用了。此刻,你的整体状态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低谷吧?魔力全由你自己支出,就算你有着龙的心脏……又能持续战斗多久呢?我系在甚至可以宣告——现在的你,就连我这样普通的人类都是有机会可以战而胜之的啊!”

    听着来自于对手的得意的宣言,saber握剑的手不自觉的又握紧了一些。对方说的没错,她的力量基本都是来自于魔力放出这个技能。如果不用魔力的话,她本身的腕力甚至其实并不比大多数的女孩子大多少……但现在的问题就是——她的master,没办法给她供给魔力。这是她目前最大的劣势,也是她最不想被敌人知道最大的弱点……

    “切嗣……居然直到现在还在妨碍我吗?那个毫无荣誉感的男人……”

    saber咬牙切齿的低语着。她可是直到现在都还清晰的记得,那个男人在上一届的圣杯战争中究竟都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就算暂且先抛开那些她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不提,光是最后逼她亲手破坏了圣杯这件事……就足够她记恨对方一辈子了。

    看着对方这个可爱……大概是可爱的反应,已经颇有些向反派boss发展的樱小姐顿时露出了像魔鬼一样恶劣的笑容,悄悄的敲了敲自己手中的剑,把这把剑自带的bgm切成了一种“国破山河在”一般的壮烈的曲调。

    ilmaestro是把很……实用的剑,无论莉莉娅娜还是樱都是这样认为的。战斗的时候可以用来近战或者远攻,作为弓使用的时候还可以借由支付自己的魔力增强箭矢的威力。不止如此,假若使用者同时还通晓音曲的话,还可以用它来演奏出带有各种各样效果的魔曲……在面对使用类似矛或者叉这样的长武器的敌人而陷入不利的时候,它甚至还可以变成类似薙刀一样的武器……这无论怎么想都实在是太方便了,至少樱不止一次的看见自己的师傅闲的无聊的时候甚至把它当做乐器来使用。当然了,其实作为可以演奏美妙乐曲的匠之钢,这把剑本身也支持一定程度上的固定曲目的存储的……毕竟它的使用者也不是每个人都懂音乐,或者心理素质过硬可以一边演奏一边战斗。不过这样的库存曲跟即时演奏的比起来效果上就难免要受到一定的影响——比如见效缓,持续耗费魔力什么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现在樱小姐用的就是提前准备好的曲子,且不说她以前到底有没有时间去慢慢的学习乐曲。在面对saber这样的敌人的时候……无论如何她也不觉得自己还有精力分心到演奏乐曲上。顺带一提,眼下正在演奏的这首曲子可以唤醒听者内心深处的回忆,并以此来达到搅乱听者的心的效果……是个很适合眼下的这个状况,以及她即将要做的事的曲目。至于之前那几个人听到的那首衰减敌人魔力的曲子……蚊子再小,也是块肉啊……

    没错,樱小姐一开始就知道:正面战斗,她绝对不是saber的对手,即使是现在这样已经弱到了极点的saber也不行!本来的话,固有时制御是个很好的手段,可以借由加速自己本身的时间来在近身战中占尽优势。但是问题是——她的固有时制御……不是想用就能用的啊!本身耗费的魔力以及之后的反动如果分配合理的话倒还好,问题就在每次使用之后她都不得不经历的一次的排斥反应上啊!一次的话她还能勉强压下去,不至于影响到自己的战斗。但是面对saber的话……这怎么看都不像只用一次就能完成秒杀的状况啊有没有!也就是说,这种小把戏她从头到尾也只能使用那么一次……也就只能当作杀手锏来使用了。

    好在,纵然她的战斗主要都是围绕着固有时制御来开展的,但她也并不是只会这么一手……至少她的剑术在那群鬼畜们的监督下还算是久经考验的,不过说实话也就够去打打防守战。至于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她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

    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是有一种神奇的技能的……这种技能对种族、外貌、天赋或者身体素质什么的要求都不高,一学就会,但是易学难精。这种技能精通以后,即使是初级者都可以对敌人造成成吨的伤害,拖延时间自是不在话下,甚至还可以在为敌方附加debuff的同时为己方附加大量的buff,使战局彻底逆转。到了中级,使用者往往轻轻松松的就可以令敌人羞愤自尽,甚至不费一枪一弹就可以遨游整个废土。如果继续往下钻研,到了高级的阶段,使用者往往一出招,原本的死敌也会纳头便拜,从此忠心不二。到了这个阶段此技能还会为使用者被动的提供大量的魅力,在其他人眼中附加各种各样的美化光环,更有甚者即使一路堕落也会被所有人原谅,甚至义无反顾的跟随下去。这个技能到了这还没有结束!传说中,如果到达了这个技能的极致,甚至可以打开并随意穿梭传说中的次元之壁,轻易决定一个世界的命运,不死身什么的都是小意思,就连活死人肉白骨也乃寻常之事……

    这个神奇的技能究竟是什么呢!?没错,这个技能,就是传说中的……嘴炮。

    没错,就是嘴炮。

    事实上,樱小姐此刻的状况也真的就是已经惨到这份上了……举个例子,这就好比你在玩一款多人在线竞技对抗类游戏,而你要面对的敌人则是个能输出成吨伤害的坦克……当你想用物理输出的时候,你发现对面的护甲已经基本堆到顶了;当你想换用魔法输出的时候,你发现对面特么是魔法免疫的单位……偏偏这个游戏还特么从来都不提供过物理或者法术穿透!你说这该怎么玩?那不就只能打开公屏,开始努力的喷到对面怒退挂机来取胜了吗?

    此刻的樱小姐面临的就是这个状况。顺带一提,她在来之前就已经为自己的舌头做过热身运动了,现在更是随时准备开启饶舌模式……

    美少女的事,那也能叫喷吗?只不过是她们发自内心的呼喊而已。借用莎翁的一句话: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女人?我心里想什么,就会说(喷)出来!

    “阿尔托莉雅小姐,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好了——在下卫宫樱,很荣幸能够见到传说中的骑士王。我的师傅……阿尔托莉雅小姐您也认识,就是我们的十年前——您的不久之前在酒宴上见过的那位银发的骑士。”

    说到这,樱小姐前跨一步,侧身而立,单手背后,剑指对方,眼眸中略带些热诚的望向了这位曾经的王者。

    “我的师傅说:过了这么多年,她虽然可以理解您的想法,却仍旧还是无法原谅您现在的愿望。光是听师傅单方面的述说关于您的事,我实在是无法理解究竟为什么师傅会是这样的一种看法。既然我们双方都是骑士,那么机会难得,就让我们一起来用剑来交流一下吧!”

    准备工作已完成,切入点已到位,嘴炮模式启动中……ready?go!

    ps:例行周末的一章……啊,我指的是这一周哦?可不是上一周的,毕竟上一周的已经更了嘛……

    食蜂女王这么多章没出现……不是也没什么的吗?你们想想看哦,在命运石之门0里,助手一共才出场了大概……不到……多少句话呢?那不还是妥妥的女主嘛!这种事情什么的,完全没问题的啦!

    那本书啊……怎么说呢,各有各的看法吧。都说了所有人的毒……那个词是叫毒点吧?反正都是不一样的啊。我看到就是他设计了这么个流程顺序……然而根本做不到,所以就只能强制性的改改设定什么的。设计了这么个剧情,然而好像逻辑上还是有点不对结果强制性的改了改……嗯,可能是因为重视的方面不一样吧?我写同人的时候很重视原著的设定和背景,因为我觉得这是作为同人对原著最基本的尊重。所以我会根据设定,背景和人物的性格来适当的修改我原本准备的剧情流程……比如说最开始的原大纲里,本来我是准备把雅典娜写死的……但是后来考虑了下,这种情况下……主角好像怎么也干不出来这种事啊——尤其是在之前看到的神都是一帮神经病的情况下。结果不知怎么的就写成了现在这样……鬼知道以后还会怎么样。反正设定和性格不崩,整本书也崩不了就是了。无所谓啦,想开点就行……什么的。所以说这种事情就是类似我的毒点,我就看不下去……估计跟大家不一样,所以我也很有小众的自知之明啦——毕竟就我之前所看到的,基本上读者在乎的只有推推推,原作的设定什么的……好像怎么改都无所谓的样子。

    就算你问我支付宝放哪了……作品相关的最后一章不就是了吗?好吧,取名不明显是我的错……

    继续等待黑魂3中……之前血源的联机群我已经直接退了——伤不起啊伤不起。我本以为联机群是大家一起玩游戏的……结果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这样,但是后来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几个人开始各种装b了……投稿了几个视频以后就开始以大神自居,各种指挥萌新该怎么怎么干,说不按说的来就是浪费时间浪费什么巴拉巴拉的。刚开始我没怎么理他,后来有人要打七周目劳伦斯的时候我去帮忙了,然而他说放他单挑……我们很老实的当了ob,然后就是各种翻车了……我寻思着吧,做人留一线,没必要显得那么斤斤计较的嘲笑他,也就是默默的一直看着他翻。结果后来莫名其妙的他就把锅甩到了我的身上,说我瞎打所以翻车……这个我真忍不了,于是就直接的开始反驳他了。然而大家也知道,这种人就算我说的再有理,它也绝对不会认的,毕竟人家没有里子嘛,再没了面子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我也就默默的屏蔽了,就当没看到。结果就是,看下消息记录才知道,别人问,我回答的时候他就是各种嘲讽……到这我都觉得没什么,跟这种人计较只会显得我自己层次太低。让我伤心的是……他都这样了,也没其他人稍微管管的,萌新还会跟着说我两句……那我只能默默的退群了。本来我一直都没有什么联机需求,所有的boss我都单机自己过的……联机就是想大家一起玩,顺带帮帮人什么的……host自己死了翻车我也没办法啊不是?结果还遭到这样的待遇……我已经决定魂3就自己玩了,所有加的联机群已经都退了,反正我是真伤不起这帮所谓的大神……

    嗯,字数差不多了……感谢血月星陨,触手,樱台风,影戊,观尽天下书,伤的打赏~

    顺便推本轻小说吧,已经动画化了的。为这个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很有趣的一本书。一个没资质的最弱职业搬砖勇者带着一个废柴女神,抖m命中0%的圣骑士和一个一天只能放一次魔法的魔法师一起组队冒险的故事。嗯……跟其他的日系的升级流,开挂流,或者干脆就是言情流异世界勇者斗魔王什么的,这本书真的是很有新意啊。目前文库版已经到8卷了,动画到了8集,就是一月新番,欢迎大家前去品尝~ 顶: 32踩: 89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