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鬼玺烙印

 人参与 | 时间:2023-03-26 22:38:31
    苏夏转着弯的第章在奇树干上乱刺,找到了弱点,鬼玺苏夏玩得不亦乐乎。烙印%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3%83%90%E3%82%B9%E3%82%BF%20~%20qc377.com%20%F0%9F%9F%A8%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3%83%90%E3%82%B9%E3%82%BF

    “哼,第章你这是鬼玺在玩老鹰捉小j么。可惜,烙印我不是第章小j。”苏夏一剑刺入,鬼玺又一脚深入,烙印这一剑就落得个剑把儿在外。第章对方疼的鬼玺很,忍痛将剑把儿盘住。烙印苏夏坏坏的第章笑了笑,从侧面蹬起一脚,鬼玺剑把儿一斜,烙印横切出一道很长的印。

    嗷——

    “该说不见了。”

    奇树已经衰败,那若雪和杜彬早已手足无措。

    “哼哼~”苏夏已经得逞,现在该没人拦得住她了。

    她转身朝出口跑去,回了下头,看怪物有没有追上来。可这一看不要紧,这一眼让她看到了一枚了不得的东西,树体如被轰炸的堡垒倾塌,茂密的树叶一泻而下。树根翘起,从地底跳出来一枚金色碎片,落在了半死的奇树干上。

    苏夏顿住,“那是——碎片!”奇树已死,但她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回去。虽然只在碎片跳出的时候看到了一眼,可她已经确信那是%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3%83%90%E3%82%B9%E3%82%BF%20~%20qc377.com%20%F0%9F%9F%A8%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3%83%90%E3%82%B9%E3%82%BF真的。也许这件事的起因正是被封印在镜中的这枚碎片!

    “夏夏,还愣着干嘛,快出来啊!”

    “苏夏,这个蠢女人,你快出来啊!”

    伙伴们都担心坏了,但是这枚碎片触手可及,绝对不能错过!

    苏夏选择回去,离得越近,就看得越清。“真的是碎片!”不假,是碎片!真是惊喜非常,若雪已倒,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她三步并作两步飞跳过去,拿到碎片,苏夏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带着兴奋和欢喜,朝着她的生路迈进。

    谁想,突然!

    “苏夏小心背后!”

    “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腰被锁住,双脚也被捆绑,苏夏捶打着奇树的根j,却被一堆的倒刺所伤。

    她离那若雪越来越近,杜彬突然瞪大了双眼张开了嘴巴,将她往嘴巴里送。

    “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

    “混蛋,该死大意了。”

    “吃了你,吃!”

    苏夏苦苦挣扎着,拿起碎片死命的捶砍根j。然而并不奏效,眼看着自己将会成为别人的腹中食,一阵风从她的耳畔穿行,直接命中若雪的眉心。

    “斩杀令!”

    斩杀令出,若雪从头裂到了脚,灵魂破散直至消失。

    一阵风倒流,苏夏还没来及反应,自己的身体已经冲出了镜中。一眨眼,自己躺在了这最熟悉又觉得疏远的人的怀中。

    “师傅!”

    师傅的脸色从来不曾改变过,让人看着就这么冰冷。她木讷的唤出,师傅松开了手,“没事就好。”四个字,是关心。

    没想到是师傅救了自己。苏夏后知后觉,赶忙换了个姿势,跪在了地上:“师傅,谢谢您救命之恩。”

    “苏夏,求求你师傅,快救救何文吧!”

    “何文,啊,何文!”苏夏回头看时,何文还没醒呢。她最早出来,魂魄附体,可身体仍然如此冰凉。她一个箭步冲过去,此时的何文气息全无,“怎么会这样?师傅,师傅师傅,求求您也救救何文吧!”

    “她没事,地府不会收她的魂。”

    “可是何文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凉,简直跟死人一样。”苏夏担心,恳求沈叶,“师傅,您能唤醒她么?”

    沈叶没有推辞,负手一翻,何文的身体浮了起来。再落下,人很快清醒过来。

    “醒了醒了,师傅,醒了!”何文苏醒,对沈叶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沈叶就是无尚神明,烙印在他们的心中。

    “太好了,谢谢师傅……”苏夏感念恩德,再回头,沈叶早已转身,“师傅您别走,师傅等一下!”

    沈叶留步:“你还有什么事。”

    苏夏踌躇着,“师傅,您……您知道小墨在哪里么?”从开口,她的双拳就止不住的颤抖。

    “他还活着。”

    “真的,师傅他在哪里?师傅您告诉我!”小墨还活着,苏夏已经止不住内心的激动。跑过去握住师傅的手臂,期望得到答案。可是看到师傅的眼睛,除了冰冷还是冰冷,她的心也骤然被冰封,沉寂。

    “他会找你的。”

    “……”师傅走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苏夏仍然没有得到她想要答案。“他在躲着我,他在躲着我。”

    “夏夏,你还好么?”哈弟走过来安慰她,触摸她双手冰冷,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苏夏拿开了,“我没事,我没事。”

    “何文,你还好么。”

    何文摇头:“有大人出手,我的魂魄是不会被收去的。”

    “夏夏,你手上的是碎片啊。”

    “是啊,碎片。”辛辛苦苦得来的碎片,她随手扔在了地上,“我多不想看到它。”

    “夏夏。”

    “哈弟,”何文叫住哈弟,“让苏夏静一会儿。”

    苏夏没有回到车里,随便找了一块地方坐下。

    哈弟收拾起残局,蒋薇捡起碎片,一错眼就看到了手心的印记。

    “那两家伙跑的真快,一转眼人竟然不见了C在有惊无险,你们都平安。”哈弟抱不平,早知苏夏的师傅回来,就不该把那两个家伙带来。看到蒋薇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诶~坏了,蒋薇你……”

    “我没事。”蒋薇看着苏夏落寞的背影,哈弟也住了嘴。哈弟靠近,“放心吧,我会给你讨回来的。”

    经此一事,何文同样懊悔,“是我错了,不该叫黄叶婷和黄烨新过来帮忙。”灵魂被困,她明显觉得自己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要不是大人来了,她这一决定,怕是要将自己推入万丈深渊了。

    如今这两兄妹跑了,苏夏和何文还不知道蒋薇的命还握在这两人的手中。

    可他们不知道这两兄妹此事并不好过。

    何文擅用秘术,黄烨新怀疑以苏夏的资质,就凭借小小道术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说白了,不过是个武夫。

    黄烨新假意协助蒋薇救出两人,可心底早就做好了打算,即便何文魂魄回到身躯,也一定要将何文杀害。但是沈叶来了,眼看j计得逞,却不想被对方识破。

    黄叶婷双手发麻,举起来的时候还在哆嗦:“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她法力好强。”

    黄烨新双手通红,简直像中了毒。

    “哥!你的手!”

    “我不敢确定,可我的手毫无知觉了。”黄烨新缓缓的蹲下身,将双手c在了怀里。手腕像断裂一样痛苦,额间满是汗。如果不是因为恐惧沈叶的力量强大,他肯定是当场在地上疼的打滚了。

    “哥,你不确定什么?”

    “我的手怕是废了,我的手怕是废了。”

    “可是哥,你的手还在啊。”黄叶婷哆哆嗦嗦的去抓哥哥的手,看着耸拉的双手随着黄烨新的手臂打晃,却不见十指活跃。

    “叶婷,你的额头。”

    黄叶婷抬头,同样惶恐的看着哥哥:“哥,你的额头有个血色咒印。”

    黄烨新一听,用手臂奋力的擦拭着自己的脑门,妹妹一看,自己也开始胡乱的去抹。直至脸都被搓红了,这咒印依然清晰。

    “完了,完了。斩杀令,地狱梵文,鬼玺烙印。我们这一生,都要在地狱过活了。”

    “哥你在说什么?”

    黄烨新歪倒在地,双目无神,好比是一潭死水。“完了,完了。”他嘴里喃喃着,两个字不停的重复。

    “哥你起来,你别吓我啊。哥,咱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叶婷不懂,法力不如哥哥,学识也在哥哥之下。

    黄烨新到底是有些见识,如果不是继承权被剥夺,也不至于离开家族跑到这来。

    “不行,不行,叶婷,咱们得回去,咱们必须得回去。”

    “哥你在说什么?回哪里?回家么。你疯了,刑梦辰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一定会把咱们打入暗阁,暗阁护法很可怕的!”修灵世家一直有一尊除继承人均不得见的神尊像,由暗阁护法子桑祭离守护。他是家族的护法,据说存活上千年。也是行使官,管制不服管教的族人。要回去怕也是九死一生了。一想到刑梦辰黄叶婷已经害怕的不行,更何况是行使官。“不,我不要回去,我宁愿死也不要回去。”

    “叶婷,叶婷你回来!”黄叶婷要逃,被黄烨新扑倒。

    “哥我求求你放开我,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死也不要!”黄叶婷惶恐异常,单单是想象,都怕的要死。

    “你知道刑梦辰的可怕,可是你知道刚才那个人可比刑梦辰可怕千倍万倍!她是判官,活着受罪也罪不至死,可她,咱们要是死了,是要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了!”

    一听这话,黄叶婷的脑袋像拨浪鼓似的椅:“判官,她怎么会是判官。这不可能,她是女的。”

    黄烨新看着自己的双手痴笑,如果没有猜错,自己是被地狱冥火所伤。地狱,来自地狱的女判官。虽然鲜少人知,可一旦知晓,就知道她的手段。“是,所以就更可怕。唯一的女判官,更是可随意通行两界,不受任何法则约束的女人。如果连乃乃也救不了咱们,咱们,咱们,咱们只能等着下地狱了。”

    /*6:5 创建于 2016-02-02*/

    var cpro_id = "u2514417"; 顶: 37踩: 6989